《简论扬州玉器的时代风格与特点》

       玉文化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,爱玉、赏玉、藏玉是中国人几千年的传统文化,玉文化中凝聚着中国人特殊的情感。据史料记载及考古研究,中国玉器已有8000年以上的历史,各个时段的玉器不仅反映出各个时期的艺术技艺、艺术审美和艺术风尚,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各个时期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状态。中国玉器可谓是内涵丰富,博大精深,源远流长。

6000年前的玉器展现扬州工的最原初状态

       扬州是国务院公布的首批24座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之一,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,古代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。扬州不产玉,但玉与扬州的结缘却可以追溯到6000年前的高邮龙虬庄时期,从该遗址发掘出的玉璜、玉玦、玉管等琢玉器件见证了“扬州工”最原初的技艺状态。而在1979年扬州地区发现的一处新石器时代的墓葬里,则出土了4000多年前的玉器。

       扬州玉器因受地域因素的影响,其艺术特征、工艺技法及品种造型等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。在几千年的传承发展中,积累了丰厚的磨削工艺技能,经历代艺师的勤谨实践,将阴线刻、深浅浮雕、立体圆雕、透雕、镂空雕等多种技法融于一体,逐步形成了体现扬州传统文化特色的扬州工,即“扬派玉雕”,秀丽典雅,玲珑剔透。

       在玉器的各个发展时期,在品种造型、款式构图、纹饰设计、雕琢技法、形象特征等方面,扬州工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工艺技法。

       新石器时期,扬州玉器主要以不规则、颗粒状的象形玉器为主,形制简单、古拙质朴,有玉珠、玉管、玉玦等,中间钻一个孔,就能系戴起来,表达了原始先民一种朴实的审美追求。

汉代扬州迎来玉器发展的第一个高峰

       汉代,随着经济和政治的发展变化,扬州的琢玉工艺步入了一个发展期,也迎来了扬州玉器史上的第一个高峰期。迄今为止,扬州汉墓出土的玉器多达数百件之多。其品种丰富,造型优美,雕琢精细,呈现出秀巧、典雅、精致的艺术风格。

       汉代扬州玉器以玉佩为主体,内容丰富、品种多样,形状各异,大体可分为四大类:1、礼仪用玉。有璧、圭、璜等;2、装饰用玉。有璧、环、璜、觽、龙、舞人、严卯、翁仲等;3、生活用玉。有辟邪、玉壶、带钩、印等;4、丧葬用玉。有璧、蝉、握、塞以及金缕玉衣。其工艺特征主要采用阴线刻、游丝线刻、浅浮雕手法、有些玉器采用高浮雕、圆雕和镂空雕技法。

       扬州西汉的白玉蝉技法很特别,其头、身部略厚,边缘渐薄,用简单几刀宽阴线刻完成,被称为“汉八刀”,工艺娴熟,刀简意赅,极具功底,代表了西汉玉器工艺的最高水平。

唐代扬州玉器在造型、品种方面有了功能性变化

       唐代是扬州发展的转折点,京杭大运河的开通,使扬州成为贯通南北交通的枢纽、对外开放的大都市,有“扬一益二”之称。杜甫诗曰:“商胡离别下扬州。”说的是许多来自波斯、大食的胡商聚居扬州,开设店铺,大办生产作坊,发展玉器珠宝制造业,把扬州产品推向全世界,从而带动了扬州经济的兴盛和繁荣。

       这一时期“扬州工”在玉器造型、品种方面有了功能性的变化,从“礼和德”的社会性转向市庶化,以装饰品、观赏品为主要功能。官贵豪门用于装饰楼阁建筑,炫耀门庭。民间多以小件玉器和金银、珠宝玉器镶嵌工艺作为装饰。有头饰、牌饰、佩饰、坠饰等,如凤凰钗、翡翠钿、宝石环、琥珀钏等。还有嵌宝石耳坠、鎏金玛瑙、水晶、玉簪、金玉带等,佩饰品渐开风气。杜牧在《扬州三首》诗中描绘“金络擎雕去,鸾环拾翠来”“纤腰间长袖,玉佩杂繁缨”。由此确立了唐代扬州玉器在全国的中心地位。

清代扬州产生名闻遐迩的乾隆工

       清代,扬州玉器集古代玉器之大成,选材、造型、雕琢都精妙绝伦。乾隆年间,朝廷在扬州建隆寺专门设立玉局、管理玉器生产的安排和产品的进出事宜,成为全国玉器的主要生产基地。

       杨伯达《清代扬州玉器鉴定》一文写到,扬州玉器技艺精湛、品种繁多,有器皿、动物、山子、杂件等诸多造型,并由此产生名闻遐迩的“乾隆工”,实质亦是“扬州工”的表现。用材制作严谨,善于多种技法和各种色材并用,富有深刻的文化内涵。从小件到大件,无论是造型、工艺技法都表现了细腻精湛、一丝不苟的作风。

      由乾隆皇帝下御旨,在扬州制作完成的《大禹治水图》《秋山行旅图》《会昌九老图》《云龙玉瓮》《南山积翠图》等大型玉器作品,充分证明了“扬州工”的惊人技艺与雄大气魄。

现代扬州玉器在继承前人技艺的基础上更富时代特色

        从历史的文化底蕴中走来,“扬州工”历久弥新。现代扬州玉器在继承前人技艺的基础上不断创新与发展,减少了过去的匠气、土气、增加了灵气、大气和艺术气,更富有时代特色。“扬州工”也不仅仅是“工”,还注重“艺”,讲究构图、章法、层次、造型和工艺质量,其特点有四:一是擅长巨雕和山子雕制作。山子雕分为内雕、外形雕以及内外雕相结合的艺术造型。扬州山子雕始于元代,盛于清代,繁荣于现当代。在构图上,吸收运用中国山水画的高远法、深远法和平远法。设计制作时根据玉料的情况进行山石的组合,确定人物的主次位置,建筑物的分布,树木的生长、鸟兽的栖息等;在雕琢技艺上,运用古山子的圆雕、浮雕、高浮雕和镂空雕相结合的传统技艺手法,加上现代加工手段,使作品更具技术性和艺术性。大玉山表现为大气、厚重、气贯山河而不零散繁褥,刚柔并重而不苍白无力。中小子雕则显得构图清晰淡雅,景物深幽宁静。代表作有清代《大禹治水图》,当代的碧玉山《聚珍图》、青玉山《汉柏图》、黄玉山《神州五岳》等。

       二是擅长瓶、炉、薰、鼎、壶以及仿青铜器皿件的制作。从清代到民国,炉瓶器皿类是扬州玉器最具标志性、代表性的品种,其形式多样、品种丰富,造型层出不穷。扬州器皿保持和发展了精巧、圆润、浑厚大气的艺术风格,在创作理念上求新求变;在处理手法上追求简约、朴实、明快;在制作工艺上讲究纯净、流畅、精致。做到既圆润雅致,又敦实古朴之特色

       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这一品种的两件代表作《宝塔炉》《五行塔》由中国工艺美术馆作为国家珍品收藏。近十年来,在全国同行业评比中,数十件此类作品获特等奖和金、银、铜奖。其中,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有《天官耳圆炉》《海棠兽耳炉》《三足链瓶》《世纪宝鼎》等,在行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       三是擅长花卉、白菜造型的制作。花卉品种是追真仿鲜,艺术再现自然花卉。扬州玉器花卉圆雕造型历史有数百年,但一直没有间断过,讲究章法与变化,追求花瓣层次的多变,花与杆穿枝过梗的节奏,叶子翻卷折叠的细腻。造型品种有菊花、牡丹、月季、玉兰、松、柏、桃、竹等,其中,尤为“白菜”见长。被玉界称为“白菜王”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江春源,创作的“白菜”形象逼真,菜叶舒张自然,菜茎紧密相裹,根茎交叉缠绕,整棵“白菜”灵气十足,似乎一掐就能出水,极富生命力。在上海世博会上,一棵长98厘米,高56厘米,宽48厘米,净重150公斤的翡翠《螳螂白菜》,成为江苏馆的镇馆之宝,陈列于主题展区,赢来百万观者前去欣赏。真可谓:“玉色临风素女娇,半卧半醒自清高,不是螳螂来攀附,谁人识得个中妙。”

        四是链子活的制作运用自如,镂雕技巧十分娴熟。北方琢制的链圈多数呈“澡盆”型,内圆直径最小为15mm,再小就难以制作。扬州琢制的链圈形似“黄豆”,细洁圆润,整齐均匀。现珍藏在北京工艺美术博物馆的《白玉宝塔炉》,塔顶是由一只大玉环连接垂挂8根(八角)共有128只细圈的链条托住葫芦尖,精致细腻,玲珑剔透。另一件《白玉内链薄胎双瓶》更是巧夺天工的“新、奇、绝”之作,一根几十节圈的链子,从双瓶体内“起出”,连接两个盖子,左右串动自如,瓶盖与瓶身紧密相连,宛若天成,这在玉器链子活中开拓了一个新的境界。

“秀、透、细、雅、精”是现当代扬州玉器的艺术特色

       现代扬州玉器博采众长,吸收了北方的雄浑、厚实的元素,形成了代表扬州传统玉器文化特色的“精巧、灵秀、儒雅、圆润、浑厚”的基本特征,具体表现为“秀、透、细、雅、精”。

       秀——指构图造型(整体感),设计造型秀美、秀气、灵秀,刚中见柔、灵巧圆润,这是与扬州的地理条件、生态环境、历史人文因素有关,也是扬州地域的一个特色。水乡之城,秀而巧,美而精,是“扬州工”的主要艺术元素。

       透——指虚实空间得宜,透空、透风、透气,疏密相间,有空灵之韵,玲珑剔透之感。

       细——指工艺到位,细磨细琢,制作做工干净利落、平整圆润、精巧细腻。

       雅——指具文化内涵、文化品位、文化修养等,表现出典雅、儒雅、优雅、雅致的文化气息,美而不俗。

       精——指精致、精美、精湛、精细、精巧。特色上表现精致;造型上表现精美;技艺上表现精湛;手法上表现精细;技巧上表现精巧。扬州人做玉器,好了还要求更好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,既琢之而复磨之,治之已精,而益求其精也。

       扬州玉器的艺术风格已被业内人士和广大民众所认可,“和田玉,扬州工”在全国已是一个响当当的品牌保证与体现。随着党和政府日益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,扬州玉器的传承与保护工作也逐步得到加强,呈现出可持续发展的喜人态势。

(在第二届苏州玉石文化节玉文化论坛上的演讲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